江晚漾蒋舟意_《愿以深情葬白骨》全本小说最新阅读
栏目分类:读书笔记怎么写   小新读书网   责任编辑:小新

今天的小说《愿以深情葬白骨》,是作者春雷炮写,该书主角江晚漾蒋舟意,精彩内容节选:家里的佣人时不时能听到他呕吐和哭笑的声音,在门外急得团团转,但又不敢去打扰。他回想起江晚漾曾经骂他愚蠢又可悲,当时他还非常生气,认为江晚漾是在侮辱他,现在才知
今天的小说《愿以深情葬白骨》,是作者春雷炮写,该书主角江晚漾蒋舟意,精彩内容节选:家里的佣人时不时能听到他呕吐和哭笑的声音,在门外急得团团转,但又不敢去打扰。他回想起江晚漾曾经骂他愚蠢又可悲,当时他还非常生气,认为江晚漾是在侮辱他,现在才知道,江晚漾骂得一点没错,自己就是个十足的傻子。
 
顾国苍及公司的事一夜之间成了紫云城茶余饭后的热议话题,网友都对顾国苍的行为进行着激烈的讨伐,网上骂声此起彼伏,有骂他心狠手辣的、有骂他卑鄙无耻的、有骂他良心泯灭的……关于他的信息被顶上了热搜。
 
顾国苍的辉煌历史彻底的成为了过去。
 
蒋舟意自从上次见了江晚漾后,便一蹶不振,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在家里喝闷酒,满屋子的酒气。
 
平日里梳理的油光水滑的发型变成了枯草堆,富有光泽和弹性的脸庞变得蜡黄又松弛,眼窝也深陷了,看起来如同生了一场大病。
 
卧室的被褥散乱的堆在床上,皱皱巴巴的床单早已不在原来的位置,东倒西歪的酒瓶摆满了客厅,满屋地狼藉,不堪入目。
 
他不许佣人进他的卧室和客厅,不想有人来烦扰他,整天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醉生梦死。
 
家里的佣人时不时能听到他呕吐和哭笑的声音,在门外急得团团转,但又不敢去打扰。
 
他回想起江晚漾曾经骂他愚蠢又可悲,当时他还非常生气,认为江晚漾是在侮辱他,现在才知道,江晚漾骂得一点没错,自己就是个十足的傻子。
 
他时常又哭又笑,他笑自己愚蠢又可悲,把自己硬生生的活成了笑话。
 
“喂!蒋舟意,今晚有空吗,咱俩出来喝两杯。”莫子轩听说了江晚漾和顾家的事后,他想蒋舟意应该完全知道当初错怪了江晚漾,这会心情一定很糟,他想蒋舟意现在需要一个能发泄情绪的朋友,出于关心,便电话约蒋舟意出来。
 
他了解蒋舟意的为人,蒋舟意向来是非分明,为人正直,上学时在师生中树立了良好形象,工作后赢得了业界的尊崇,可唯独在他和江晚漾的感情和婚姻上,他是大错特错。
 
“好!几点?在哪?”蒋舟意有气无力的应着。
 
“蒋舟意,你没事吧,你不舒服吗?”莫子轩听到他虚弱的声音后,担心的问道。
 
想着这家伙肯定是心情很坏,但从声音来看,估计比他想像的还要严重。
 
莫子轩挂了电话后,下楼驱车直奔龙苑华庭。
江晚漾蒋舟意_《愿以深情葬白骨》全本小说最新阅读
到了蒋舟意住处,莫子轩敲门,门被打开。
 
“我是蒋舟意的朋友莫子轩,我来看看他。”莫子轩对着前来开门的佣人说道。
 
“莫先生,你快去看看吧,我家少爷这几天什么也没吃,就只是喝酒,我们怎么劝都不听,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我们都很担心他,但又没有办法,希望莫先生一定好好劝劝他。”佣人一脸焦急的对莫子轩说道,看着莫子轩的眼睛,感觉看到了点希望。
 
说话的是夏婶,在蒋舟意家里做事有二十年了,蒋舟意是她看着长大的,对蒋舟意是疼爱有佳,蒋舟意现在颓废样子她从未见过,她是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但又束手无策。
 
“好的,我会的。”莫子轩点头示意。
 
“莫先生请随我来。”夏婶急忙带路。
 
“叩!叩!叩!”夏婶轻轻敲响了门,还未来得及说话,就听到蒋舟意大喊了一声“夏婶,你不要管我,不要再来打扰我!”
 
说完,没了动静。
 
“少爷,是莫先生来看你了。”夏婶小心的说着。
 
蒋舟意一听是莫子轩,愣了一下,心想着他速度够快的,说好晚上见的,这会竟找到家里来了,便让佣人请莫子轩进来。
 
莫子轩推开门,一股酒气迎面扑来,他抬手在眼前挥了挥酒气。
 
看到蒋舟意正坐在椅子上,一只手扶着桌子,一只手举着酒瓶,仰着脖子,张着嘴,继续往嘴里倒酒。见到他来了,丝豪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 
蒋舟意喝完这一口,对着莫子轩说,“来,子轩,陪我喝酒!”
 
说着就对着一只酒杯倒酒,倒酒的手不停的发抖,酒洋洋洒洒的倒了一桌子,他把倒好的酒递到了莫子轩跟前。
 
“蒋舟意,看你都喝成什么样子了,你不能再喝了。”说着,莫子轩接过蒋舟意递过来的酒杯放在了一边。
 
屋内酒气太浓,别说喝酒的人了,就是不喝酒的人待这个房间也会被熏醉的,莫子轩把他房间里的所有窗户都打开,让酒气向外散一散。
 
又转身走到蒋舟意身边,伸手去拿蒋舟意手里的酒瓶,但蒋舟意硬是不给,还要往张着的嘴里灌,两人为争夺一个酒瓶僵持不下。
 
“蒋舟意你不能再喝了,看你都喝成什么样子了,别说江晚漾现在不能原谅,就算她原谅你了,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,她会理你吗?哪个女人喜欢和酒鬼打交道?不要再作贱自己了,错了就是错了,你这样做能改变得了事实吗?既然改变不了,就应该想办法去弥补过错,而不是在这里醉生梦死,你这样做只能是折磨自己的身心,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,你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让江晚漾知道了,她会更瞧不起你!”
 
莫子轩气愤的对着蒋舟意大声的喝道。
 
说完后,蒋舟意似乎安静了一些,将手里的酒瓶松开了,莫子轩趁机将酒瓶拿开。
 
蒋舟意双肘靠在桌子上,表情痛苦的双手抱着头,手不停的搓着乱发,然后双手捂住脸,低声呜呜的哭了起来,双肩不停的抽动着,很快,泪水顺着手指间的缝隙处流了出来,浸湿了手背,滴落在桌子上。
 
“子轩,你不知道我是怎么虐待和羞辱她的,我不是个人!”说着将粘满泪水的双手从脸上挪开,不停的捶打着胸膛。
 
莫子轩看着内心痛苦难耐的蒋舟意,只说了一句“我知道你很后悔和自责,我理解你的!”
 
但他知道此时的劝说是无用的,只有让他把后悔和自责的情绪发泄的差不多了,情绪缓解些后,那时再去说些什么,他才能听得进去,他知道,此时的蒋舟意需要一个发泄情绪的通道,他需要的是一个倾听者,而不是说教者,大多时间莫子轩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听他诉说。
Copyright © 2012-2016 Dushubiji.net.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    黑ICP备16000359号  
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