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神狂婿楚天冷夕雨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栏目分类:读书笔记怎么写   小新读书网   责任编辑:小新

主角叫楚天冷夕雨的小说叫做《医神狂婿》,它是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陈老,你这是干什么,快起来。”陈广生的倔脾气也上来了:“不,你如果不答应收我为徒,我就不起来。”一开始见楚天施展三才针的时候,陈广生只以为他是机缘巧合学会了这种针法。以后只要多多走动,拉近关系
主角叫楚天冷夕雨的小说叫做《医神狂婿》,它是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陈老,你这是干什么,快起来。”陈广生的倔脾气也上来了:“不,你如果不答应收我为徒,我就不起来。”一开始见楚天施展三才针的时候,陈广生只以为他是机缘巧合学会了这种针法。以后只要多多走动,拉近关系,说不定就能学到。
 
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

陈广生这一跪,把所有人都惊到了。
陈广生是谁,那可是海滨城的中医泰斗,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人物。
而且自己也开了广生中医馆,无论是医术还是名声,那都是相当的了不得。
如今竟然给一个年轻人跪下,还拜师,当真是令人大跌眼镜。
那几个老中医互相看看,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楚天自己也愣在那,过了老半天,才过去搀扶。
“陈老,你这是干什么,快起来。”
陈广生的倔脾气也上来了:“不,你如果不答应收我为徒,我就不起来。”
一开始见楚天施展三才针的时候,陈广生只以为他是机缘巧合学会了这种针法。
以后只要多多走动,拉近关系,说不定就能学到。
自当他看到楚天又施展了四象针法之后,拜师的念头真的是在脑子里赶都赶不走。
谁知道下次楚天还能不能继续给自己惊喜,万一他掌握更多的失传针法呢?
想到这里,陈广生脸也不打算要了,今天说什么也得把这师拜下来不可。
楚天站在原地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“你不是有自己的医馆吗,再跟着我学,你的医馆怎么办?”楚天问道。
陈广生恍然大悟,他赶紧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“老李啊,我把医馆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你,无偿的。什么?我疯了?我才没有,医馆就送给你了,合同你赶紧拟一份合同出来,回头我就去给签了,不多说了就这样吧。”
陈广生挂掉电话,便看向楚天说道:“师父,我现在没有医馆了。”
人才啊!
楚天真是被这个老人家的果断给折服了,那么有名的医馆,说送人就送人。
看在他如此有诚意的份上楚天便点头道:“我就收你为徒吧,不过在外人面前,还是别叫我师父,直接喊我楚天就行。”
陈广生见楚天答应便嘿嘿一笑站了起来:“师父说不叫那就不叫。”
“堂堂海滨城中医泰斗,竟然给一个年轻人下跪拜师,真是脑子有病!”林山鄙夷地说道。
陈广生倒也不气恼,否则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拉下脸跪地拜师。
他瞥了一眼林山说道:“你懂什么,中医博大精深,有太多你我不知道的东西。就像刚才,你能把人治死,但你能把人救活吗?你不能,但有人能,他掌握了你我都不曾掌握的针法,怎么不能当我的师父?”
陈广生说的头头是道,其他的中医专家也都跟着点头称是,他们的心里甚至也产生了拜师的念头。
毕竟刚才的情况,不管是他们中的哪个人出手都无力回天。
而楚天仅仅用四根针,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就能将一个必死之人,从阎王那里要了回来,当真是深不可测。
被陈广生教育的林山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,心里反复琢磨着那几句话。
他也知道楚天的针法不同寻常,如果自己也能掌握,以后在中医界,还有谁能超越他?
想到这里,也动了拜师的心思。
反正就是叫几声师父,也不会掉块肉。
而且这种针法肯定有典籍记载,回头弄到手或者学会了,再撇清关系,也不吃亏。
林山讪笑着说道:“年轻人好厉害的针法,我算是服了,我也想拜你为师。”
“你也拜?”楚天惊了,略微一想便知道这老狐狸是怎么打算的。
医神狂婿楚天冷夕雨完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“是啊,小神医的医术出神入化,我的心里也是相当敬佩啊。”林山皮笑肉不笑,一听便知道不是真心话。
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,冯涛看着已经康复的父亲,心中那是羞愧难当。
自己的好兄弟韩风给介绍来一名神医,一开始还被他给赶走了。
好在人家不嫌弃,回来为自己的父亲治疗,这才捡了一条命。
如果有个三长两短,他就算后悔都来不及。
“不管怎么说,我行医也有几十余年,手里的资源也不可说不丰富,再加上我对中医的研究,你还会不收我为徒吗?”林山自傲道。
“就说这些资源,如果你收我为徒,我的那些病人都给你,你也能赚一笔。收我林山为徒,说出去也足够让你有面子了。”
任谁听都能听明白,林山这些话,根本就不是好好拜师的样子。
反而是像在告诉楚天,我拜你为师,那是你的荣幸,必须得收下我。
楚天冷笑一声,傲然道:“你不配。”
林山本来笑呵呵的,他觉得楚天没理由不收下自己的理由。
可听到楚天的回答,笑容逐渐凝固在脸上,整个处置室里都变得很安静。
“你说什么?”林山脸色阴险地问道。
“我说你不配。”楚天神色淡然。
虽说他年轻,但看人还是比较准的。
就拜师而言,陈广生那绝对是发自肺腑,至于这个林山,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。
“好!”林山气得冷笑一声,“你医术如此了得,想必也会开医馆吧,我看你能开的下去!”
他跟陈广生打了个招呼,便悻悻离开。
在林山看来,陈广生向楚天拜师,无非也是为了针法而已,根本不是出自真心。
就算到时候楚天真开了医馆,他从中作梗,陈广生也不会出援手。
凭自己的人脉,毁掉一个年轻的天才,还不是手到擒来?
林山离去,其余的中医也都告辞离开。
冯涛的父亲休息一会儿,都已经能下地行走,过会儿就可以回家了。
冯涛拉着楚天和韩风离开处置室,陈广生则是在里面为老人诊诊脉,看看身体是否还有其他的病症。
“恩人!”冯涛直接给楚天跪在了地上,“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没想到恩人如此年轻就医术入神,先前对恩人不敬,我自己掌嘴!”
冯涛并非做作之人,抬起手对着自己的脸就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,脸颊瞬间就红肿起来。
“不必如此。”楚天看他还准备继续打,赶紧上前拦住。
“老韩,是我误会你了,对不起。”冯涛面带歉意地看着韩风,“我应该相信你才是,不应该听那林山的话,差点害了我爸。”
韩风赶紧摆了摆手说:“不碍事不碍事。”
“恩人,这是我的电话,不管你遇到什么事,只要是在海滨城内,随时找我,我都可以替你摆平!”
冯涛跟楚天交换了电话。
韩风在旁边笑着说:“楚天,冯涛可是咱们海滨城治安局的总督,有他帮忙,如果你真想开一家医馆会轻松不少。”
楚天惊讶地看着冯涛,没想到他竟然是总督。
刚才离开的时候,跟韩风在车上就说过,自己虽然接受了上云公司,但还是想要开一家医馆。
倒不是说楚天有多么热衷救死扶伤,只是想要通过这种办法,施人恩惠。
毕竟当年的家族仇怨必须得报,多收一点厉害的小弟肯定没错。
韩风和现在的冯涛就是很好的例子,对于以后在海滨城行走大有裨益。
至于陈广生,平常时候也可以在自己的医馆里坐诊,赚钱收小弟两不耽误。
“恩人想开医馆,我现在就让人去办,你的行医资格证也一起搞定。”冯涛见有表现的机会,赶紧起身打电话。
过了一会儿,电话打完他对楚天道:“恩人,你放心,保证帮你选一个好地段。行医资格证过两天就能下来,到时候我亲自拿给你。”
楚天点点头道:“谢谢了,你也跟韩风一样,叫我楚天吧,总叫恩人听起来怪别扭。”
三人又简单地聊了一会儿,韩风便亲自送楚天回家。
一进家门,楚天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同寻常,有些太凝重了。
张兰看着楚天进门,一瞪眼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:“你还有脸回来!我让你去上云公司找工作,你竟然得罪人家的总经理,你这个窝囊废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“得罪总经理,是刘磊说的?”楚天缩了缩脖子。
“你真是无药可救,干什么都不行,你怎么不死了算了,跟李大少比,你就是个垃圾。”张兰气得一直喘粗气。
现在她越来越看不顺眼自己的这个倒插门的女婿,恨不得现在就就将他扫地出门。
冷夕雨失望地看着楚天叹了口气:“你知道吗,你这么一闹,不仅上云公司不会要你,跟上云公司有合作的所有公司,都不会要你,甚至我也会被你连累到。”
“怎么了?”楚天皱着眉头。
冷夕雨对他来说,就是不可触碰的逆鳞,她的事自己无论如何都会解决。
冷夕雨心里有些失望,楚天根本就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,这让她觉得很难过,甚至连李大少都不如。
但还是开口道:“上云公司是我的客户,刘磊把你得罪杨经理的事情说出去之后,人家不跟我签单了,要在我们公司换人合作,这下倒好,提成都没了。你看看你的一时冲动,给我添了多少麻烦。”
“是谁跟你对接的?”楚天觉得有些好笑,他现在就是上云公司的董事长,想要让冷夕雨签单也就是自己一句话的事。
冷夕雨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:“你别管了,说了你也帮不上忙,只要别再给我添乱就行。”
张兰也在旁边附和:“就是啊,你还跟这个废物多说什么,回头再去求求李大少,他肯定有办法。行了,别说了,你爸快下班了,咱们赶紧去治安所吧。”
“去治安所?”楚天一愣,自己这才半天没回来,怎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。
张兰冷笑一声:“你这个废物,还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吗,一点都不关心。夕雨的哥哥被抓进去了,李大少说帮忙找人,把他给救出来,现在正在治安所门口等着呢。”
说完,张兰和冷夕雨就准备起身拿包。
楚天坐在沙发上,拿出手机,打开冯涛的号码。
“你们不用去,我能直接让治安所放人。”
Copyright © 2012-2016 Dushubiji.net.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    黑ICP备16000359号  
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