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尧意俞安《丹青右》全本小说最新阅读
栏目分类:名著读书笔记   小新读书网   责任编辑:小新

《丹青右》是苏州长白写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霍尧意俞安,本书中精彩章节片段:俞安不以为然,快步的穿过长廊,走过后院和厨房,寻不见阿木踪影。奇怪,她去哪儿了,也没和我说。俞安纳闷的托着两腮,靠着柱子在长椅上发呆。起来。磁性的嗓音响起,俞安扯扯嘴
《丹青右》是苏州长白写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霍尧意俞安,本书中精彩章节片段:俞安不以为然,快步的穿过长廊,走过后院和厨房,寻不见阿木踪影。奇怪,她去哪儿了,也没和我说。俞安纳闷的托着两腮,靠着柱子在长椅上发呆。起来。磁性的嗓音响起,俞安扯扯嘴角,反弹般的站起,退后五步。
 
阿木!俞安习惯性的喊了一声,久不见回音。难道是去厨房了?俞安想着,下床到铜镜台前漱了口。
 
俞安拿起木梳一上一下的梳着浓密的秀发,看着铜镜里的自己,古板又无神。眼神扫过脖颈,发现锁骨上一点的地方有两块紫青印子。
 
敢情我是香饽饽,要啃的?俞安愤愤不平的唾骂着某人。
 
俞安换了皮袄子,边跨出房门,欲寻阿木去。
 
少奶奶好。红花在楼道里看见俞安,作了礼。
 
俞安不以为然,快步的穿过长廊,走过后院和厨房,寻不见阿木踪影。奇怪,她去哪儿了,也没和我说。俞安纳闷的托着两腮,靠着柱子在长椅上发呆。
 
起来。磁性的嗓音响起,俞安扯扯嘴角,反弹般的站起,退后五步。
 
大少爷,有事吗?俞安怯怯的看着霍尧意,跟前的男人散发着冷气,一张木头脸看不出任何神色。
 
和我去一趟济和堂。许久,霍尧意才吐出一句话。
 
哈,你确是有病。那快走吧,免得错过了治疗时间。
 
霍尧意拉开车门,示意俞安坐在副驾驶。车尾吐了气,车子缓缓向前驶去。
 
济和堂是哪里?怎的我没听说过。俞安看着车窗的风景,问道。离这有五十公里的城里。霍尧意熟练的转着方向盘,眼神专注的看着前方。
 
你还没去过城里吧?
 
嗯,我没见过什么世面。
 
等成了婚,我给你在京都买套洋房。
 
听到成婚二字,俞安突然不说话了。
 
他的确是棵好大树,她是该抱大腿乘凉的。只是给他做本分老婆,在家相夫教子不符合她的性子。
 
路上大雪纷飞,这个冬比常年要寒上好几分。
 
嘟霍尧意鸣了笛,俞安再看车外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高楼建筑数不胜数。
 
商铺前走着的是烫了头的贵妇,路边停着几辆好看的轿车,和禹城的市集比起来,可谓一番新的光景。
 
车子停在一家大医馆旁边。抬头看正中央匾子,济和堂三个字渡了金粉,有点闪。
霍尧意俞安《丹青右》全本小说最新阅读
走吧。霍尧意整了整长衫的扣子,头也不回的走进济和堂。哎,等等我。俞安连忙抬脚紧紧跟上。
 
堂里人满为患,霍尧意走在前头给俞安开路。
 
贴着我屁股,别走丢了。
 
???我看你是真的有病。
 
两人拥拥挤挤的走到最里头的房间,门口的老主任看见霍尧意,立马展露出职业笑容。爷,您快请进,于大夫在里头呢。
 
俞安跟着霍尧意走进房间,一个身穿白褂的短发女人埋头写着诊案。咳。霍尧意清咳一声,推俞安到女人面前坐下。
 
???不是你看病吗?俞安想站起来,肩膀却被霍尧意钳住,动弹不得。
 
于欣伸手给俞安探了把脉,咨询道:近日可有昏厥,受寒现象?俞安心磕碜一下,使劲的点了点头。
 
于欣拿起钢笔在白纸上唰唰的写了几行字,按这个方子抓药,一日一服。注意作息调养。俞安接过纸,瞄了一眼,看是些补品。
 
霍尧意的手松开俞安的肩,俞安立马站起,反推着霍尧意坐下。大夫,您给他也瞧瞧吧,他有病。
 
于欣噗嗤笑出声:他一切健康,没有病。
 
俞安故作忧伤,反驳道:他脑子有病,您给他开点治脑子的药吧?某人一脸黑线,只压抑着情绪不爆发。
 
出了房间,俞安见霍尧意脸更臭了,发觉事情不妙,刚想跑。霍尧意大手一拦,托起俞安的柳腰将人背着打竖抱起。
 
好好看着我屁股,免得走丢了。
 
?!妈的,你快放开我。俞安手脚挣扎着,手击打着霍尧意坚挺的后背。
 
霍尧意不作声,快步走出了济和堂。打开车门,霍尧将人丢到后坐上,自己则回前排开车。
 
俞安本还想说点什么,氛围的突然安静倒叫她一个字吐不出来。
 
少爷,我能去一下俞府吗?俞安想起阿木,轻声问道。霍尧意明显眉头皱了一下,还是嗯了一声。
 
姆妈,你快瞧,是雪佛兰。
 
哟,还真是。细数禹城能开的起车子的不多,定是个达官贵人。
 
两个穿着长袖旗袍的女人撑着油纸伞,在门口驻望。
 
俞安看着自家门口的两个模糊人影,想也不想就知道是自家婶儿和堂妹。
 
你停车罢,我想走过去。
 
霍尧意踩了刹车,待车子停下,示意俞安可以下车了。
 
你等会叫个黄包车回家,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。
 
不等俞安回答,车子径自开走了。
 
俞安沉着眸子,大步的向俞府走去。
 
姆妈,那车子下来的女人怎的有些眼熟。俞馥梨指着俞安,提醒吕萃萃道。
 
吕萃萃顺着方向看去,一怔,娘生养的,是那俞安贱蹄子。白馥梨也感到有些吃惊。
 
姆妈,那方才开雪佛兰的岂不是霍大少爷?若非她真真在霍府立了足,这回来定是来挖苦您的。白馥梨慌忙的拉着吕萃萃跨过门槛,嘭的一声,闭合了红漆大门。
 
俞安驻立在大门前,儿时的记忆在脑海一一显现。大雪纷纷飘落,落在俞安的头发上。
Copyright © 2012-2016 Dushubiji.net.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    黑ICP备16000359号  
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