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余三月全文小说免费阅读
栏目分类:观后感大全   小新读书网   责任编辑:小新

小说《命余三月》非常好看,是本十分精彩小说,男主和女主云意陆晋的故事就很少见,剧情十分丰富:他眼中再无那如针的厌弃,若不是他这张脸,云意真的以为他不是陆晋。“先生……”云意噙着泪,心中悲喜交加。陆晋将她揽入怀中,任由她靠在他肩头低泣着,心尖儿也随着她的声音一抽一抽。陆明站在马车外,一脸愁容。
小说《命余三月》非常好看,是本十分精彩小说,男主和女主云意陆晋的故事就很少见,剧情十分丰富:他眼中再无那如针的厌弃,若不是他这张脸,云意真的以为他不是陆晋。“先生……”云意噙着泪,心中悲喜交加。陆晋将她揽入怀中,任由她靠在他肩头低泣着,心尖儿也随着她的声音一抽一抽。陆明站在马车外,一脸愁容。
 
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
 
陆晋闻言,脸上眼底的担忧慢慢退去,倒是多了一丝怒意。
但是他知道云意在意的是他和七公主的婚事。
他平复了些许的怒意,放下水囊:“我不会娶她。”
何况七公主也不会嫁,她若真想嫁,也不会等到大婚那日一走了之。
云意一愣。
陆晋说不会娶七公主?那不就是抗旨了吗?
先一刻的欣喜而又被忧虑所代替,她紧蹙着眉,苍白的脸上满是掩不住的愁绪。
陆晋看着她,心中满是不忍,更觉一丝从未有过的愧意。
无论何时,云意总是将他放在首位,哪怕是在自己生死不知的情况中,她担心的还是他的名声和性命。
他怪她隐瞒,但他怎么去细想过她在冷宫的凄苦。
陆晋迟疑了一下后,慢慢地伸出手覆上云意的手,声音低沉:“等你好了,一切有我在。”
云意眼睫猛地一颤,手背上的温度好像烫伤了她一般。
陆晋这句似是要让她把一切托付给他似的话让她有些恍惚,甚至认为自己是幻听了。
她不由自主地红了眼,抬眸望向陆晋。
他眼中再无那如针的厌弃,若不是他这张脸,云意真的以为他不是陆晋。
“先生……”云意噙着泪,心中悲喜交加。
陆晋将她揽入怀中,任由她靠在他肩头低泣着,心尖儿也随着她的声音一抽一抽。
陆明站在马车外,一脸愁容。
里头的话他也听见了,他也知道陆晋的脾气,决定了便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。
只是上头有两道圣旨压在他身上呢。
抗旨不尊,陆晋哪怕不入牢狱,也会被降职,欣贵妃再一动怒多说几句,革职也是有可能的……
陆明叹了口气,只觉他们这些人位高权重,但有时候还不及他们下人来的自由。
四日后的未时三刻,陆晋和云意以及陆明赶到了临安。
一路上,云意有人参丸撑着,倒是没什么大问题。
天还有些凉,陆晋将披风披在云意身上后让陆明直接去陆府。
陆奕卸任时,谢绝了皇上的所有赏赐,只是命人修葺了一下临安的祖宅。
然而到了本该是陆府的宅子时,陆明见门上硕大的牌匾上写着梁府,顿时就愣了。
陆晋掀开车帘,也瞧见了,给了陆明一个眼神。
命余三月全文小说免费阅读
陆明立刻跳下马车,跑了过去。
府门口的小厮见他跑了来,连忙拦住了他。
陆晋见那小厮摆了摆手,又摇了摇头,心底忽觉有些不安。
“怎么了?”
云意强抬着沉重的眼皮,这几日虽咳血少了,但因服药睡意倒又多了。
“无事,你先歇息。”陆晋将被褥往上提了几分,盖住了她的肩膀,“我去看看。”
“嗯……”
云意阖上眼,扛不住倦意睡了过去。
陆晋抚了一下她额前的碎发后,轻手轻脚地下了马车。
“少爷。”陆明快步走了过来。
陆晋看了他一眼,往边上走了几步,离马车稍远一些才低声问:“怎么回事?”
陆明重重地叹了口气:“小的刚才问了,他们说这宅子早在一年前他们家老爷就买了,至于陆将军,他们也不清楚。”
陆晋眉头一拧,脸瞬时就黑了。
陆奕居然卖了祖宅?
“少爷,现在可怎么办啊?”陆明也有些着急了。
找不到陆奕,别说接七公主回去,恐怕云意的命都保不住了。
陆晋看了眼梁府大门,又看向马车:“先找个客栈,一会儿你四处去打听打听。”
“是。”
半个时辰后,等找了间客栈安顿好后,陆明一刻也没歇就又跑了出去。
房内。
陆晋坐在床边上,一脸凝重地看着还在昏睡的云意。
他想过陆奕手中没有玉虫草,但没想到现在居然连他人在哪儿都不知道。
手不觉紧了紧,陆晋心中生了浓浓的自责。
倘若他能早些察觉云意的反常,亦或是早些明白自己的心意,也不至于让她变成现在这样。
修长的手指轻抚过云意的脸颊,陆晋眼底浸着爱怜,嘴角却又弯着一个自嘲的弧度。
“别人说我学富五车、博学多闻,可在‘情’字上,我却远不及你通透……”
“叩叩叩——”
敲门声让他眉头一蹙,见云意未醒才快步走过去开了门。
陆明满头大汗,气还未顺过来就道:“少爷,打听……打听到了!”
“小声些!”陆晋阴沉着脸低斥着,“在何处?”
陆明喘了几口气,小声道:“小的刚刚打听到了以前陆府管家的住处,问了管家,他说陆将军现在住在北城外灵桥山脚下的一个小院子里。”
闻言,陆晋眸色一怔。
隐居山林不像是陆奕的性子,但他也顾不得太多,既然找到了就最好。
陆晋走了出来,关上了房门,再三叮嘱陆明照顾好云意后才不放心地离开。
灵桥山。
陆晋翻身下了马,看着眼前不过三尺宽的小路,他眸光暗了暗。
小路两侧是密竹林,道路从他脚下一路延伸至竹林深处,透过缝隙,他隐约看到一处高墙。
将马拴好后,陆晋沿着小路走了进去。
七尺高墙正中又扇木门,门上贴的门神像已经泛了白,可以看出有些日子了。
陆晋抬起手,在那生锈的铜环上扣着。
“叩叩叩——”
铜环和木门碰撞的声音好像在撞在了他心上。
一颗快要提到嗓子眼儿的心不断地期盼着陆奕手中还有玉虫草,哪怕只有一株。
“来了!”
突然,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响起,紧接着就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。
“吱——”
“谁啊?”宛瑶打开门,当抬眼望去,见是陆晋,原本含笑的脸上霎时阴云密布。
陆晋万万没想到来开门的居然是她,虽然诧异,但还是行了礼:“七公主。”
宛瑶警惕地看着他,余光看向他身后。
一个人来的?
“你是奉命来找我回去的?”她将门合上只剩下拳头大的缝隙,随时准备把陆晋拒之门外一样。
陆晋完全能感觉到宛瑶的抗拒,然而他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找她。
“陆奕呢?”他问道,语气带着掩盖不住的急切。
宛瑶一愣,而后又以为皇上打算治陆奕的罪,“嘭”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。
“回去告诉父皇,要么拉着我的尸体回去,要么就拉着我和陆奕的尸体一起回去!”
Copyright © 2012-2016 Dushubiji.net.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    黑ICP备16000359号  
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