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婚三年前妻不好追池念傅庭谦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
栏目分类:观后感大全   小新读书网   责任编辑:小新

小说主人公是池念傅庭谦的书名叫《隐婚三年前妻不好追》,它是一本言情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她可以出演你们的剧。”办事效率素来牢靠的他,不跟她磨蹭,边走边说,“不过得附加一个条件。”池念点头,“好,你说。”“你们这部新剧,得由傅氏投资。”池念站在原地,面色凝重,“这个不行。”
小说主人公是池念傅庭谦的书名叫《隐婚三年前妻不好追》,它是一本言情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她可以出演你们的剧。”办事效率素来牢靠的他,不跟她磨蹭,边走边说,“不过得附加一个条件。”池念点头,“好,你说。”“你们这部新剧,得由傅氏投资。”池念站在原地,面色凝重,“这个不行。”
 
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

傅庭谦裹着西裤的挺拔长腿迈开步子,池念跟上他。
小心观察他的神色,对于她的意外拦截,他似乎没有太多不高兴的样子,她暗暗松气。
池念谨慎试探问,“那女主的事……苏小姐那边怎么回答?”
“她可以出演你们的剧。”办事效率素来牢靠的他,不跟她磨蹭,边走边说,“不过得附加一个条件。”
池念点头,“好,你说。”
“你们这部新剧,得由傅氏投资。”
池念站在原地,面色凝重,“这个不行。”
傅庭谦察觉她步伐蓦地停下。
挺拔身躯靠着墙壁,他不疾不徐取出烟盒,掏出一根烟点燃,随后瞥她,“理由?”
“我们已经有投资商了,合约都签了没法反悔……”
明明灭灭的烟头亮出星火,傅庭谦冷冷扯了下唇,“是那个叫什么江靖北的,也就是之前跟你在御春楼吃饭的男人?”
第一次她找他让苏蔓之出演新剧时,他回去查过,从而得知那个敢冒着得罪他的风险,投资了他们的人,正是那一次他所见到跟她待在一起的男人。
傅庭谦吐出一口烟雾,“他还挺有骨气的。”
听着他漠然不屑的口吻,池念心里有点不安,“他刚回云城不久,认识的人不多,对很多事不太了解,没有故意想跟你作对的意思。”
她的紧张,他哪会感知不到?
傅庭谦眯起眼帘,窸窸窣窣的尖锐漫出来,“这么急着为他说话,喜欢他?”
“不是。”池念蹙起秀眉,“傅庭谦,你清楚我要表达的是什么,这不是一码事。”
她为江靖北说话,仅仅是因为站在她的立场应该做的,和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?
“而且苏小姐也要加入新剧,大家都是为了各自利益出发,你没必要再因为他投资我们,揪着这件事不爽,对吧?”
“我怎么觉得,他投资是冲你来的?”
池念无语,实在没这份良好感觉,“我只是个小小制作人,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。”
傅庭谦淡漠的凝她一眼。
实际上,只要她没做什么出格的事,他还不至于有那个闲功夫,去管别的男人对她有没有想法。
多此一问,不过是试探她。
现在看来,她平淡无波的反应,让他还算满意。
傅庭谦寡漠的抽着烟,吞云吐雾着,袅袅烟雾模糊了他的五官,半天没有再接话的意思。
池念不得不主动把话题拉回来,“那你看看,能不能换一个条件,比如冠名赞助商之类的?”
“没兴趣,除了作为投资方,其他方面对傅氏而言收益不成正比。”
隐婚三年前妻不好追池念傅庭谦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
“你再想想,还有什么附加条件都是可以谈的。”
仿佛就为了等她这句话,傅庭谦不急不缓的轻漫道,“除非,纯利益分她百分之二十。”
这个“她”,指的自然是苏蔓之。
池念脸都黑了,“不可能。”
“那就没得谈。”
他果决像是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,池念咬着牙,“只能百分之五。”
“二十,低了当我没说。”
傅庭谦半分不退,再说下去,他大有反悔之意。
池念为难的做最后挣扎,“那她零片酬出演。”
“可以。”这一次,他点头果断。
即便苏蔓之零片酬出演女主,百分之二十的纯利益,也足够她赚的盆满钵满。
渐渐回味过来的池念,突然明白了什么,“说了这么多,让我步步妥协到这个份上,傅庭谦,为苏蔓之争取利益,这才是你一开始的目的吧?”
什么要投资他们……以傅氏的资本能力,哪里看得上他们这部剧带来的利润?
傅庭谦不承认,也不否认,波澜不惊的的淡淡道,“合同还没签,你可以选择反悔。”
池念觉得自己跟吃了苍蝇一样。
她重重咬了下唇。
虽有心有不甘,但他话已经放在这里了,由不得她不接受。
满心凝重着,她说,“这么重要的事,我没法擅自决定,得先跟公司商量一下。”
他长指间夹着烟,一支烟已经燃到一半,抬手看了看腕表,“再给你最后两分钟。”
等这支烟抽完,这个话题也就到此结束。
知道他要去找苏蔓之,池念说不上是怎样复杂的心情,转身给秦鸿严拨了个电话过去。
秦鸿严听完她的如实汇报,忍不住拿了根烟抽了起来,沉痛许久,才下定决心道,“那就按照傅总的意思办吧。”
谈判方是傅庭谦,不打碎牙咽下这个亏,一切都没法展开。
池念收起手机,回身,恰好傅庭谦的烟刚刚抽完,烟蒂被他捻灭。
她抿着唇,朝他伸出手干净白皙的手指,“傅总,合作愉快。”
傅庭谦瞥了瞥她,并没有握手的意思,淡淡弯唇,“我看你好像并不太愉快。”
话落,他拔腿即走。
池念盯着他背影,简直恨得牙痒痒,小声嘀咕的道,“狗男人,奸商。”
就在她准备也要离开之际,忽然有帝爵的人,匆匆跑到傅庭谦的身边道,“傅总,不好了,有人跟苏小姐闹起来了。”
池念听见,心想谁这么不知死活,竟然敢去招惹苏蔓之,那岂不是相当于在招惹傅庭谦?
反正,她已经是怕了惹怒这个男人的下场了。
但很快,池念听见气场明显不对劲的傅庭谦问,“谁?”
“是顾小姐。”帝爵的服务员紧张的冷汗都出来了,“顾小姐和苏小姐打起来了,现在正闹得不可开交,盛总叫您赶紧过去。”
顾小姐……池念心底咯噔一声。
她错愕回头时,偏巧对上傅庭谦阴冷射来的目光,那一瞬间,仿佛有无尽寒意弥漫在她周身,一块石头重重砸在她心头上。
V888包厢外人流拥挤,多数不明情况的人围堵在包厢外的走廊上,一时间,场面极度混乱,被围堵着完全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。
傅庭谦跟池念是一前一后赶到现场的。
池念翻开不少人,才艰难挤过人群到达中心地。
眼瞳里倒影出满是狼狈不堪的顾时筝,正跟苏蔓之以及苏蔓之的经纪人蒋雪撕打在一起的画面,池念冷冷倒吸凉气,来不及多想,“时筝……!”
Copyright © 2012-2016 Dushubiji.net.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    黑ICP备16000359号-1  
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