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有来生愿流年不负全集免费阅读
栏目分类:观后感大全   小新读书网   责任编辑:小新

小说主人公是叶南乔厉薄言的书名叫《若有来生愿流年不负》,它是一本言情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楼上仔细检查一遍,看一下鲁米诺反应。”“别墅里一共有14名佣人,挨个查问一下,包括这三年来,辞职的佣人,筛查一遍。”厉薄言下车的时候,入眼就是被警戒线围着的别墅。
小说主人公是叶南乔厉薄言的书名叫《若有来生愿流年不负》,它是一本言情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楼上仔细检查一遍,看一下鲁米诺反应。”“别墅里一共有14名佣人,挨个查问一下,包括这三年来,辞职的佣人,筛查一遍。”厉薄言下车的时候,入眼就是被警戒线围着的别墅。
若有来生愿流年不负全集免费阅读
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

陆骁别墅,这里现在已经被警察查封。
警察局给陆骁下了拘捕令,罪名是:涉嫌伤害囚禁她人。
别墅院子外面拉着警戒条,警察还有勘察人员走动小巡视着,别墅里所有的佣人全都站在大厅,微垂着头,准备接受询问。
“楼上仔细检查一遍,看一下鲁米诺反应。”“别墅里一共有14名佣人,挨个查问一下,包括这三年来,辞职的佣人,筛查一遍。”厉薄言下车的时候,入眼就是被警戒线围着的别墅。
“厉先生。”警察看见他,朝他颔首,毕竟厉薄言从警局强行带走尸体,让很多人记忆深刻。
“把这几个佣人带走,回去录口供。”警察指了几个佣人,安排着工作。
厉薄言上前一步,拦着了一个佣人。
他目光极冷,佣人打了一个颤,小心翼翼开口,“您有事吗?”“我是厉薄言。”厉薄言?佣人怔然,眼前的男人就是那个厉薄言?她曾经给阁楼上的女人送过饭,听到过那个女人口中念叨的名字。
佣人心间一颤,不敢正视眼前的男人,有些害怕。
厉薄言却只是肃着神情,问道:“她这几年……都是怎么过来的?”佣人知道,对方问的是叶南乔。
她知道,这件事情现在被查出来,坐牢肯定是没跑了。
想到新闻上说叶南乔跳楼自杀,她也心疼这个被关了多年的女人,只是,她受雇于陆骁,身不由己罢了。
她看着厉薄言,认真回答道:“叶女士疯掉的那两年,日夜都在念一个人的名字,她在等,等那个人来接她。”“她念的……是你的名字。”闻言,厉薄言身子一晃,神色闪过哀痛。
她一直在等他救她,而他……男人攥着的手指紧握,关节处泛白。
……警察将见过叶南乔的佣人带走后,别墅瞬间安静下来。
厉薄言上了阁楼,一步一步,走的缓慢。
打开阁楼房门,一股阴郁沉闷的味道扑面而来。
房间里,唯一一个窗户都被钉死了,尽管是白天,也没有阳光能透过窗子照进来。
“啪嗒。”他按下灯的开关,日光灯将房间照亮,男人这才看清,不过十几平方米的小阁楼,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桌∪∪∪∪∪子,空荡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。
厉薄言暗了眸光。
这就是她待了三年的地方。
当初他入狱的时候,她应该很害怕慌张吧。
不然也不会连家人都不告诉一声,就独自来求陆骁。
他真该死,竟然让她一个人陷入这种境地。
那时候,她从这里逃出来,却亲眼看见他结婚。
那一刻,她得多绝望,明明……明明她才是他命定的新娘。
厉薄言啊厉薄言,你活了二十对年,竟然活的这么糊涂。
他尝试回忆她的样子,却满眼都是她临死前绝望的样子。
她恨他,厉薄言,叶南乔恨你!一股浓重的悔恨涌上心头。
厉薄言缓缓靠着墙壁坐下,不经意转头,看到了墙上有字。
那是什么?厉薄言凝了眸子,看清墙上的字之后,整个身子一震。
那是他的名字!厉薄言,薄言,薄言哥哥……满满全是他的名字,一道一道深刻入墙壁。
认真的,应该是她有意识的时候写的。
还有一些潦草的,只有部分能看懂的字,是她不清醒的时候写的吗?指尖轻轻滑过墙壁,细细感受着墙壁上不平整的地方,心中滋味百感交集。
透过满墙歪歪斜斜的字,似乎能够看见当时的场景——女人疯狂的拍门,呼救,祈求有人来救救她。
直到她得知他已经执行枪决后,绝望的靠在墙边,打碎了瓷碗,神情恍惚,不知今夕是何年,却还记得他的名字,一笔一笔深深的刻在墙上。
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。
厉薄言猛然红了眸子。
当年宣布要执行死刑的时候,后来被救出那一年刀尖上行走的日子,他都没有哭过。
此刻,却落下了眼泪。
当晚,厉薄言在这个地方整整呆了一晚上。
冰冷的房间里,早已经没了叶南乔的气息,他躺在她曾经躺过的床榻上,轻轻闭上了眼眸。
仿佛,佳人依旧在…………傍晚,厉宅。
苏莞搬走了,宅子里所有因为大婚临时准备的东西,都撤掉了,这里又恢复了冰冷寂静。
厉薄言在书房里喝的酩酊大醉。
他不知道他喝了多少,只知道心里难受,苦涩,还有杀意。
对陆骁的杀意。
他斜斜的倚在沙发上,脚边一堆乱七八糟的酒瓶子。
他需要酒精,越多越好,可是厉薄言发现,喝的越多,那些痛苦反而更加的刻骨清晰。
他转头看着一旁空荡荡的空气,仰头一口酒灌下去。
助理路泽赶到的时候,他正靠在沙发上,手中还有小半瓶没有喝完的酒。
路泽吓得一把拿走他手里的酒瓶。
“厉总,你不要命了?”酒瓶咣当摔在地上,厉薄言听到声音后清醒了几分:“命?她都不在了,要命还有什么用。”路泽无奈,犹豫片刻,说了一句话,厉薄言立马清醒了。
他说——叶南乔要下葬了。
Copyright © 2012-2016 Dushubiji.net.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    黑ICP备16000359号-1  
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